她曾紅過鞏俐章子怡,卻因演妓女和女奴被國人辱罵封殺,最後慘死他鄉…好萊塢首位華人女星傳奇悲劇的一生

 
一生傳奇,一生悲劇。她遭遇了太多不公和成見,可依然活成了時代的封面。
 
她是比李小龍成名更早的好萊塢中國面孔,歷史上第一位好萊塢華人女星,也是第一位蜚聲歐洲的華裔女演員,還是第一位具有國際知名度的亞裔女明星。
 
她被喻為中國最美麗的女演員,成為全球雜誌爭相邀約的封面女郎,她曾經設計奇裝異服而備受矚目。她的行為打扮變成時尚的象徵,成為時尚女郎模仿的範本,她身穿中國織物的浴衣照風靡日本和中國……
 
可她的一生傳奇,卻不曾被世人記起。 她就是黃柳霜。
 

 
 
 
 
也許,說起在好萊塢闖蕩的華人女星,我們的腦海里浮現地是鞏俐、章子怡等,可有誰知道她是 第一個在好萊塢星光大道留下手印的華裔演員。
 
演藝事業跨越了默片、有聲片、電視劇、舞台劇以及廣播劇,可以說民國時代女演員成就最大的當是她,但她的一生卻落寞無依……
 

 

 
黃柳霜又名Anna May Wong
 
在上個世紀三十年代的好萊塢,抽香煙開汽車的黃柳霜,就這樣以一種美好又另類的形象,活成了全世界的封面女郎。
 
然而,在她光鮮的外表背後,藏着常人難以忍受的苦楚。
 

 
 
1905年1月3日,黃柳霜出生在洛杉磯唐人街,一戶開洗衣店的貧窮家庭里。
 
而奠定她人生的轉折是在8歲那年,因常年來洗衣房送洗衣服的顧客給予的小費,她用此看了場電影,從此便熱愛上了。
 

 
 
由於,早期美國拍電影喜歡到唐人街取景,年少的黃柳霜就喜歡跑到片場看熱鬧,久而久之,片場的工作人員注意到了這個漂亮的中國娃娃。
 
終於,在14歲那年,她有了首次上鏡的機會,在《紅燈籠》中演一個無名的小角色。也因此打開了她通往好萊塢的大門。
 

 
 
黃柳霜開始以中國娃娃的形象在電影圈跑龍套,16歲的時候迎來機會,與好萊塢著名影星Lon Chaney Srt演對手戲,參演電影《人生》,她在片中展現了極高的表演天賦。
 
 
 
 
也為她贏得了好萊塢首部彩色電影《海逝》的出演機會,在該片中她飾演了中國少女蓮花。
 
再一次,讓大家看到她身上無限地潛力。
 

 
 
甚至搶了男主的風頭,折服持種族歧視有色眼鏡的影評人:
 
「包含純美和力量,深沉內斂不失精確,達到了大師水平,凡夫俗子難以望其項背,她的表演超越了所有的亞洲演員。」
 

 
 
而《海逝》里精湛的演技,又讓當時默片時期的大明星道格拉斯. 范朋克相中,於是在17歲那年,她出演了《巴格達竊賊》,名震全球的影片。
 

 
黃柳霜《海逝》劇照
 
這個穿着「比基尼奴隸裝」,有着一種貓一樣楚楚可憐又性感的角色,讓世界第一次見識到了東方式的銷魂性感,也讓黃柳霜從此聲名大噪。
 

黃柳霜《巴格達竊賊》
 
不到20歲的她,就參演了十幾部好萊塢影片。可卻始終難演女主。
 
在當時的美國社會存在嚴重的種族歧視,所以在影片中她參演的永遠都是很負面的角色,不是女奴就是娼妓,亦或是死於非命的女人,只能屈從於命運和男人的淫威。
 

 

 
 
黃柳霜作為第三代在美國長大的華裔,從小到大她都深深感受到種族歧視的敵意和冷漠。
 
地方性住房和工作待遇方面的歧視限制了她、她的家庭和朋友的社會機會;
 
電影法規禁止她在銀幕上與西方人接吻,因此她只能一直出演配角;
 
當時美國和加州的法律都不允許華人與白人結合,因此她無法與所愛的人結婚……
 

 
 
美國歧視她,中國不接受她。
 
1928年,黃柳霜決定離開好萊塢,前往歐洲發展,她遊走倫敦、巴黎、意大利……享有更多的女性自由和發展。
 
她在歐洲大放異彩,深受大眾喜愛,期間主演了多部作品,包括堪稱默片時代英國電影經典之一,《唐人街繁華夢》。
 

 
黃柳霜《唐人街繁華夢》
 
她影片的成功令歐洲大陸颳起了強勁的「黃」旋風,從英國到荷蘭、從西班牙到意大利、從匈牙利到羅馬尼亞等地,都大篇幅報道她。
 
她的寫真集刊登在法國發行全球的《名利場》雜誌上。以及印有她劇照的明信片在全球廣為發行。
 

 

 
 
不僅如此,她的髮型、化妝和服飾被英國少女們爭相模仿。
 
由伊麗莎白・泰勒出演的《埃及豔后》那一頭髮式,我們仍會發現與當年黃柳霜的髮式十分神似。
 

 

 
 
在那個華人於美飽受歧視的年代。作為底層洗衣工女兒出生的她,隻身闖蕩好萊塢,不被家人理解,遭受華人非議,受美國人歧視。
 
她一路踩着流言利刃,硬生生在歐洲影視界闖出一片天。
 

 
 
黃柳霜的歐洲之旅,造成一連串的東方效應,所到之處無不轟動。
 
隨着美國態度的轉變,3年後黃柳霜重回好萊塢。她在百老匯演了167場舞台劇,紐約時報更是稱她為 「不可思議的純情玉女」。
 

 
 
隨後迎來了事業巔峰期,有了留在影史上的著名作品《龍女》。
 

 
《龍女》
 

 
《上海快車》
 

 
氣場不輸黛德麗
 
可於她而言,從影生涯最大的打擊,莫過於落選賽珍珠作品改編的電影《大地》的女主。
 
1935年,黃柳霜想爭取「中國婦女阿蘭」一角,論資歷與演技她都是最適合的人選,結果事與願違。 片方以各種理由搪塞了她。
 

 
 
然而,更可笑的是,明明沒有人比她更適合片里的中國女性,最終卻被白人搶走,甚至於以這樣的理由拒絕她,太「東方」不適合,以及「因為你是華裔,不能與片中的白人男主角演對手戲」。
 
片中的「中國人」都不能由華裔自己來演,還有什麼話可說?
 

 
扮演其中一位中國女性的白人演員Rina,
還憑此片獲得了奧斯卡獎。
 
「即使我不演,也有其他演員演,而我會失去僅有的』中國人演中國人』的機會!由白人來演,更沒機會維護華人的形象。」黃柳霜憤慨且無奈地說道
 
 
 
 
1936年,黃柳霜回國尋根,想證明自己作為中國人應該被接納,讓大家看看她。
 
回國後,她受到了影后胡蝶、京劇大師梅蘭芳等社會名流的熱烈歡迎。
 

 
 
當年的《良友》畫報將黃柳霜的像做封面,並對黃柳霜作了專訪,還登出她撰寫的《我的自述》一文:
 
「國人對於我所扮演腳色,有點指摘,這使我很不安,因為我這種錯誤是無意種下的。在初期入電影界,我只能完全受着導演者的指揮,不要說所扮腳色是什麼連自己也不知道,甚至片中的情節他們也未必說明白。
 
這是事實,導演者對於閒腳演員是不重視的,除了幾個重要角色有權審查劇本內容是否對於自己主張有衝突之外,其餘是不聞不問的了。」
 

 
 
不過,一些保守的國內群眾並不歡迎黃柳霜的到來。部分民眾對她的身份很不滿,甚至有「狗仔隊」對她以往在好萊塢演出傷害華人形象的電影,作出刻薄的人身攻擊。
 

 
 
在香港的造訪中,人群中有人喊出「給中國抹黑的傀儡」這樣的言語攻擊,柳霜無奈的說:「那些角色即使我不演,也會有別的白人來演,與其讓他們演,還不如我演。」
 
她在各種場合無數次解釋說: 「無論我飾演的角色有多麼的壞,都不代表中國人的全體,希望大家不要誤會。」
 

 

 
 
她說:
 
「雖然像父母一樣在美國出生,但是我卻是一個純正的中國人,比任何時候更中國。
 
當完成自己的首次尋根之旅後,我發現自己在這裡焦躁不安,尋找某種找不到的東西。
 
這種東西中國人在許多個世紀以前就已經找到了,即心靜如水,這來自於對生活的感悟,是一種發自內心的寧靜。」
 

 
 
她在給美國友人的信中她寫道: 「雖然中國對我來講是個陌生的國度。不過,我終於回家了。」
 
之後,她回到了美國,可就在回美不久,抗戰爆發。
 
黃柳霜盡己所能支持祖國,參演愛國影片,並多次在電影界的宴會發表演講,呼籲美國人民積極支持中國抗戰。她還把自己在中國買的珠寶首飾全拿出來義賣,所得義款全部匯回中國支持抗戰。
 

 
 
可悲的是,她做的這些並沒有人領情,大眾對她的看法依舊是丟人現眼。但她依然將大量時間和精力投入援華事業,支持二戰期間的中美聯盟。
 

 
 
1942年,宋美齡訪問美國。在好萊塢的演講台上,宋美齡面對三萬聽眾演講,許多著名影星簇擁左右,可惟獨不見黃柳霜。
 
由於以宋美齡為代表等人將她拒之門外,理由竟是,黃柳霜代表的是洗衣店,黑幫和苦力組成的舊中國人形象。
 
可笑的是,黃柳霜靠自己不菲的收入養活整個家,而家人卻以她為恥。家裡八個兄弟姐妹,所受到的高等教育費用,皆是她一人承擔,也就是宋美齡口中的新中國人。父母卻依然秉着「好女不唱戲」的腐舊思想不理解她。
 
 
 
 
 
 
縱然不被國人理解,但不得不說黃柳霜憑藉獨具東方氣質的婀娜身材,將中國風席捲美國和歐洲,讓外國人看到了中國文化的力量。
 
聰明的她在一些作品裡,嘗試用不一樣的方式去展現中華文化,用髮型、衣着、肢體動作和語言等重塑了人們關於東方情調的現代女性的想象。
 
 
 
 
從童花頭、鳳冠霞帔裝,到旗袍、龍的圖騰、京劇戲服,一點點將東方元素髮揚光大,轉而成了東方風情的絕佳典範。
 
她是清醒地、獨立地、個性地、有思想地女性,縱然名聲大噪,但她曾這樣對一名法國記者說:
 
「即便是最耀眼的明星,隨時都可能因為短暫的原因摔得粉身碎骨,悽慘地埋沒於煙塵中。觀眾是無情的裁判。」
 

 

 
 
和張愛玲一樣,黃柳霜早早地就成了名,在坎坷中一路披荊斬棘。她有着卓然的天賦,和一顆強大的內心。即使四面楚歌,也要優雅突圍。
 
她的一生,也都在尋找雙方文化的認同,甚至到了一個新的文化中,也在不斷尋找認同感。大概, 唯有強大的祖國做後盾才能有尊嚴與地位。
 

 
這件當時「大跌眼鏡」的庫拉肯套裝,
是他用父親的婚禮服所改制的。
 
要知道,即使在今天能晉身好萊塢擔綱的華裔演員仍是屈指可數,但早在電影才發明了十幾年時,黃柳霜就敢衝破桎梏投身好萊塢,實在是十分前衛的新女性行為。
 

 
摩登女郎裝
 

 
旗袍裝
 

 
男人裝
 

 
中性風,齊耳bob頭
 
黃柳霜誕辰一百周年的時候,美國掀起了一股「黃柳霜熱」。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和洛杉磯影藝學院聯合舉辦了黃柳霜電影回顧展。有關她生平的英文紀錄片和傳記相繼問世,以遲來了許多年的尊重,來紀念這位受盡委屈的華人新女性。
 
她也終於得到了正確的評價:  Anna May Wong在好萊塢是一個恆久之美的傳奇。她東方式的優雅沉靜,曾被National Portrait Gallery 譽為 「20世紀最重要的美籍華裔影星」。
 


 

 
黃柳霜與約翰•加利亞諾為迪奧設計的晚禮服
 
關於,她在時尚上的新潮,至今還能從各類女星身上看到她的痕跡。
 
無論是國際紅毯上的中國風禮服,亦或是對於她的雜誌專題回顧,都可以顯示出她作為第一代在好萊塢揚名的中國面孔的不朽影響力。
 

 
范冰冰 cos 黃柳霜
 

 
李冰冰 cos 黃柳霜
 
只是她崇尚的理念在過去看來,實在太過於超前和前衛,以至於在當時的環境下被誤解。
 
幸而,經過時間的沉澱之後,她的好,她的優秀,她的藝術思想,終究被後人承認和肯定。
 
可是這一切,對於黃柳霜來說,未免來的有一點晚……
 

 
京劇裝
 

 
名伶裝
 
終其一生,她都獻給了電影,無婚無兒女。
 
傳統保守的華裔移民不敢娶她,中西文化貫融的專業人士又看不上她。銀幕上的愛情悲劇在她的現實生活中重複上演。
 
「一顆彎曲的大樹,一個靈魂扭曲的女人,比起那些在身體和道德上更完善的人來說,可能愛得更加高貴。」黃柳霜在談論人間真愛時,如是說。
 

 
 
她的身上集中體現了那個時代華裔女性的種種苦難,而她始終保持優雅的做派活着。
 
1949年,黃柳霜逐漸息影,她開始將自己包裹起來,抑鬱醺酒,消極避世,於1961年,2月2日病逝,墓碑沒有留下任何一個字。
 

 
 
她的一生如煙花般絢爛,又如秋雨般淒涼。她應該被記住。
 
編輯/風一樣的女子
本文系創意果子原創文章
 
轉載須知
轉載時後台回復「轉載」二字,
無授權圖片的童鞋會被舉報的哦!
朋友圈隨便轉發
- END -

 本文已獲 創意果子 授權 微信號:cygz999
原文標題:她曾紅過鞏俐章子怡,卻因演妓女和女奴被國人辱罵封殺,最後慘死他鄉……好萊塢首位華人女星傳奇悲劇的一生
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前一頁 後一頁
追好文 :) 點個讚吧!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