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櫥窗發出的光是全球最大黑洞,每個姑娘都會在它面前站到生命枯竭

   住在上海的年輕姑娘們,休息日總愛去淮海路走走。 從西藏南路路口開始,淮海路的門店就是全世界最齊全的奢侈品展:姑娘們會在口紅店門口停留10分鐘、在擺滿包包的大牌店駐足半小時,然後再繼續邁開高跟鞋一路向西探索...... 但當她們走到黃陂南路與淮海中路的十字路口時, 要不是後面的出租車司機狂按喇叭,她們可能餘生都不願再往前走半步。 「那家Cartier的櫥窗實在是太耀眼了。」   其實不止淮海中路的這家Cartier,全世界Cartier的櫥窗對姑娘們來說都是黑洞: 只需站在櫥窗前,看着那些擺在高透光玻璃後面的珠寶,想象把它們全戴在自己身上,你大腦的多巴胺分泌率就會猛增,沉浸在一種前所未有的幸福感中。   這個黑洞吸引的也絕不僅限於普通人, 連摩納哥王妃格蕾絲和王子雷尼爾三世,也在這個神奇的櫥窗前露出了天真的一面。    英國國王愛德華七世也御駕親征,將自己的馬車停在Cartier櫥窗前,親臨這家珠寶店。   為什麼Cartier櫥窗里的珠寶有這種魔力? 在這個世界上,有3種珠寶: 無定價,皇室成員腦袋上頂的冠冕; 幾十萬起上不封頂,貴族或者有錢人的定製珠寶; 幾千到幾萬元,日常佩戴,在生活中可以不經意間展示一下顯示自己身份的大眾珠寶。 在這3類珠寶中,無論你花多少錢,能買到最漂亮的, 全部都是 Cartier。 今天就由亞洲區「寶石迷陣」排名前5的杜少從這3個珠寶檔次分別告訴你們,站在世界珠寶行業頂端行列的Cartier,到底好在哪:     那些定價在存幾個月工資、咬咬牙踮起腳尖就能買到的珠寶,是仿冒品的重災區。而在這些珠寶中被拿來當樣板仿製最多的牌子,就是Cartier。 並不是因為仿製簡單,而是Cartier的珠寶太受歡迎, 很多人就算是買假貨,也一定要戴Cartier, 深圳水貝村的土老闆們僅靠仿製Cartier就已經實現了全村脫貧致富的夢想。 但仿冒品畢竟是仿冒品, 它們連正品1%的神韻都做不到。 下面我要跟老爺們講兩個Cartier被抄襲仿冒最厲害的珠寶系列,它們的真身到底好看在哪:   
  • LӨVE - 螺絲 走進Cartier的專賣店,櫃檯里擺在最前排的就是「LӨVE」系列。   如果你送LӨVE系列給姑娘,就算她對你沒興趣,也願意陪你促膝長談到深夜。   LӨVE珠寶系列涵蓋了戒指、手鐲、耳環等日常你能佩戴的所有珠寶,其中以手鐲最為特殊: 這款手鐲一旦戴上, 只能用特殊的螺絲刀才能取下。 所以在LӨVE系列產品上都刻有「Ө」的螺絲標誌, 那就是真愛。   如果你在健身房看見一個男人穿着運動服揮汗如雨但手腕上卻戴着LӨVE手鐲,那就說明他是一個有生活品質且尊重愛情的好男人。 當然,杜少的建議是:在和姑娘佩戴上LӨVE系列的情侶手鐲後, 直接當着姑娘的面將特配的螺絲刀扔了,這是證明你愛她最有力的方式。   
  • Juste un Clou - 釘子 與LӨVE風格相近的還有同樣問世於上世紀70年代的Juste un Clou,俗稱釘子系列。 這根釘子可能是人類最貴的「情趣用品」,標榜性感的定海神針 。   1970年代,你在空氣中都能嗅到瘋狂的味道。 當時齊柏林飛艇進入創作巔峰,被滾石雜誌評為「史上最偉大的搖滾樂隊」、剛搬來紐約的約翰列儂還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將走向終點、地鐵上最常出現的塗鴉,是安迪沃霍爾發起的波普藝術。 在這個人人反叛的時代,Cartier的設計師Aldo Cipullo也沒閒着, 他 直接把釘子掰彎,把它繞在手腕上當首飾。    沒有人會想到Cartier這種奢侈珠寶商居然會有這麼激進前衛的設計, 這對追求反叛、與眾不同的年輕人來說,就是性感的象徵。   直到現在,釘子還是Cartier中最受歡迎的作品之一: 為什麼一定要把 貴金屬做成高貴的首飾?不管我的原材料有多貴,我就是一枚釘子。     即使你是上流社會的貴族,錢對你來說只是個數字, 你追姑娘還是得用Cartier。 我們先來看看奠定近一百年男裝文化的溫莎公爵是如何找Cartier定製珠寶幫他泡妞的: 
  • 溫莎公爵的定製獵豹系列 作為本世紀最出名的「情聖」,溫莎公爵不惜退位英國王位只為迎娶美國人沃利斯 ・辛普森。   1948年,他為他的夫人定製了一枚Cartier獵豹胸針。 這是第一款全立體雕刻的獵豹珠寶,放在今天就相當於是全3D打印。 這枚胸針成了當時所有女人心中的夢。   後來寵妻狂魔溫莎公爵於1952年又送給自己老婆另一頭獵豹:它蜷伏在一枚重達152.35克拉的橢圓形切割藍寶石之上,豹身鋪鑲鑽石,點綴切面藍寶石,眼神能夠看穿你的靈魂。 比你在非洲見到的活體還漂亮。    如果你把珠寶做的和獵豹一模一樣,那只能算藝術創作的初級階段。 但如果在現實中加上一點抽象,讓別人看不懂, 就像那些掛在畫廊里的畫一樣,有種似懂非懂的感覺, 那就是神級操作。 用Cartier自己的話形容: 就是在現實主義與象徵主義之間找到完美的平衡。  溫莎公爵夫人定做的 Cartier獵豹縞瑪瑙鑲鑽手鍊在2010年以452萬英鎊成交 不過將Cartier動物意向珠寶推向巔峰的,不止獵豹系列,還有下面這兩條冷血爬行動物。 
  • 鱷魚項鍊   Cartier的鱷魚並沒有像獵豹那樣樣式繁多,它只是一條墨西哥女演員「María Félix - 瑪利亞 ・ 菲力克斯」定做的鱷魚項鍊。 她原本或許只會是一名50年後會被人忘記的准一線明星,但因為定製了這條項鍊,她名垂青史。    為了追求最理想的設計效果,瑪利亞將活生生的小鱷魚帶進了Cartier珠寶店給工匠做參照。 Cartier照着這條活體小鱷魚設計出的項鍊,鑲嵌了1023顆鮮艷的黃色鑽石,總重60.02克拉;以及1,060顆祖母綠,總達66.86克拉。 兩條鱷魚還可以拆開作為單獨的胸針使用,即使離它300米遠,也會聞到這對冷血殺手散發出的濃濃血腥味。   這條鱷魚項鍊是現今人類可達到的可佩帶珠寶極致。   不過貴族的定製系列並不是Cartier的天花板,它是一個真正流淌着皇室血統的珠寶品牌。   2011年4月29日,英國王位繼承人排名第二的威廉王子與凱特 ・米德爾頓大婚,凱特王妃戴上了默認只有皇室成員才有資格佩戴的冠冕:    她腦袋上的這頂「Halo Tiara」冠冕,是老國王喬治六世於1936年讓Cartier為自己的妻子、現女王伊麗莎白的母親定製的冠冕。   這頂冠冕後來傳給了伊麗莎白女王作為她的18歲生日禮物,這次王子大婚,女王便將這頂Cartier的冠冕借給了凱特王妃。   作為一家擁有19家皇室認證的珠寶商,為皇室設計冠冕就是Cartier的老本行。 除了英國皇室,現在你能在公眾場合看見其他歐洲皇室成員腦袋上的冠冕,出自Cartier之手的不下百頂。    在這些皇室冠冕中最有名的一頂,就是Cartier在1910年為比利時「Queen Elisabeth - 伊麗莎白王后」設計的鉑金鑽石冠冕。    這頂冠冕採用 Cartier花環風格和漩渦形花紋,用鉑金製作,以種子鑲嵌法鑲嵌圓形古式切割的鑽石,王冠中央頂部則鑲嵌一顆較大的枕墊形鑽石。 用最簡單的話說,這頂月桂花冠美在: 將這世界上最堅硬的鑽石以最溫柔的方式呈現了出來。   可能老爺們會覺得自己這輩子都不會去戴皇室的冠冕, 但這並不影響我們去欣賞它的美。 在我看來,Cartier最成功的是,不管你是什麼階級什麼收入,擁有一個Cartier都是你可以實現的夢想。 珠寶的消費是文化的消費:消費的不僅是財富、地位、身份,還有對自己尊重的需要。 不管你是皇室貴族,還只是一名普通的年輕人,珠寶都能給你愉悅,感受到自己的價值。   本文已獲 杜紹斐 授權 微信號:shaofeidu原文標題:這個櫥窗發出的光是全球最大黑洞,每個姑娘都會在它面前站到生命枯竭未經授權請勿任意轉載。


    本篇
    不想錯過? 請追蹤FB專頁!    
  • 前一頁 後一頁
    追好文 :) 點個讚吧!
    支持網站營運,有空請觀看一下我們的贊助商
    1